首领4600万罚单 国付宝业务走向未明

  李晖

  随着第三方支付行业严监管的深化,千万级大额罚单近期密集出台。

  近期,央行营业管理部、上海分行、深圳分中心陆续发出公示,对国付宝、联动优势、银盛支付、卡友支付等多家支付机构予以处罚。其中,国付宝因违反多条法律法规合计罚没金额超4646万元人民币,刷新此前智付支付罚金纪录。

  对此,国付宝8日发布声明称:针对前期监管部门提出的问题与自身存在的不足,公司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工作组进行了逐项整改与提升,目前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各项改进措施已陆续落实完毕。

  但对于造成重大违规的原因和具体的整改措施,以及是否正在寻求收购方等问题,国付宝未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进行正面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国付宝此次涉及由于对特约商户交易检查不足造成客观为非法交易提供网络支付服务,以及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等问题。而上述内容涉及的投诉和媒体报道曾被国付宝公开否认。

  在行业严监管常态化和机构转型进入深水区的双重趋势叠加下,国付宝一类中等体量支付机构的发展压力和动力均在激增。特别是在曾经押宝的互联网金融行业风口消散后,如何找到合规发展的增长点考验着机构智慧。

  踩踏八条红线

  工商资料显示,国付宝注册资本1.4亿元,由北京智融信达科技有限公司(持股70%)与国富通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持股30%)共同持有,其中智融信达科技为海航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央行营业管理部的通报,此次国付宝违反了包括《银行法》《反洗钱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支付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等8项有关规定。

  在具体的内容上,央行官方通报称,国付宝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此外,还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进行交易、未按照规定去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报送可疑交易报告、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留存商户档案等违法违规行为。

  公开资料显示,国付宝成立于2011年1月,目前持有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预付卡发行受理、跨境人民币支付许可等多项业务资质。此次处罚是近年来国付宝首次领到央行罚单。

  据一位北京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透露:由于违规情节严重,该罚没金额已经“手下留情”。

  记者注意到,2015年开始,网络上开始有投诉指向国付宝为一些非法投资平台开接口,行业涉及博彩、炒汇、黄金期货、大宗商品等,而相关投诉在去年年中激增。在第三方投诉平台聚投诉上,目前涉及国付宝的相关投诉超过500条,www.54555.com,但解决率不足10%。

  根据相关投诉叙述,一些涉足博彩、黄金期货的投资人的资金通过国付宝进行支付后,转向了一些虚假的二级商户,导致投资人血本无归。

  据前述机构人士透露,今年年初,有大批投资人前往国付宝总部进行投诉。记者注意到,国付宝于3月底曾在官网发布声明称:所有商户均严格进行了入网资质的审查,投诉人声称的炒金、炒汇平台非国付宝合作商户,公司从未通过任何形式允许相关投资平台使用国付宝支付接口。而央行此次则指出国付宝的违规事实,“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

  事实上,上述违规内容是支付行业中长期存在的瑕疵业务。包括此前被罚没超过4100万元的智付支付以及此次被罚没超2400万元的联动优势等,均涉及客观为非法平台开放接口问题。甚至有一些机构还出现反复违规、反复被罚的情况。

  首信易支付COO梅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些支付机构的反复被罚并非完全是违规成本低,“支付公司有些违规是因为技术问题导致、有些为业务标准导致。产品线或行业线的独立运营,会让一些潜在风险在不同产品或行业中出现,从而出现多次被警告或处罚的情况。”

  但一位支付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对于此类违规,机构方多倾向于以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及技术去识别商户等客观原因为由。在他看来,由于涉及上述平台的交易额度巨大,每一单交易支付机构能从中获取更高利润,支付机构有极强动力“默许”该类交易存在。

  该人士认为,随着支付行业整肃和反洗钱的持续加码,对此类违规情况的处罚力度已经明显趋严,机构违规成本随之抬高。其也透露,今年内仍会有罚单下发,甚至会责令退出一些省份。

  或因业务转型难

  事实上,或技术能力不足、或监管商户失当、或铤而走险逐利背后,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第三方支付行业在告别“躺着赚钱”的洗牌过程中,一些机构转型缓慢、升级艰难的困境。在正规业务无法支撑利润需求时,违规业务或擦边球就会兴起。

  网贷平台资金托管存管的蛋糕,曾在2015年前后被不少支付机构争相押宝。但随着互联网金融整治工作就网贷行业出台一系列管理办法,第三方支付机构退出了这一曾经利润丰厚的领域,只能转而扮演技术和服务中介为网贷平台和银行对接,通过提供接口、管理、充值提现服务获取佣金,利润大不如前。

  不过,随着网贷平台备案延期以及行业环境的持续动荡,低迷行情或正在蔓延到相关服务方。国付宝官网8月7日信息显示,该机构曾与包括共信赢、365易贷、银票网、温州贷多家网贷进行过合作,而其中多家平台都发生了逾期或清盘。记者发现,8月8日,国付宝官网已将合作伙伴中的网贷商户LOGO全部撤下。

  对此,国付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因经营策略调整,公司已于2017年底停止对网络借贷行业客户提供服务,官网中可能有部分信息更新不及时。

  此外,根据央行规定,第三方机构目前正在按月逐步提高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这一釜底抽薪之策也让一大批曾经“躺着赚钱”的机构境遇尴尬。

  值得注意的是,国付宝此次违规内容中就包括未按规定存放和使用客户备付金。公开信息显示,今年2月,国付宝曾被媒体曝出涉嫌通过“贷转存”等违规方式为海航集团提供资金,但彼时国付宝否认存在上述行为。

  由于国付宝业务规模未有公开披露,此次超过4600万元的罚金对于其利润影响力不能确切估算。但据一位第三方行业内部人士透露:国付宝此前主做集团体系内业务,业务量应该较为有限。

  目前公开披露业绩情况的上市支付机构中,联动优势2017年净利润约2.4亿元,港股汇付天下2017年的净利润1.3亿元。而国付宝在业务类型上与汇付天下相似度较高,同样包括航空票务业务并曾经押宝互联网金融平台资金存管。以汇付天下招股书为参照,其起家业务航空票务行业支付解决方案在2015年到2017年期间持续缩水,分别为8200万元、4120万元和3940万元。由于市占率远低于汇付天下,国付宝的业务境遇不难推测。

  一位北京第三方支付供应链金融业务人士透露,据其了解,中等规模支付机构净利润达到4000万元的有限,即使对净利润多在5000万元到1个亿发展较好的中大型机构,上述违规成本非常可观。

  一个不能忽略的背景是,今年以来海航集团正在持续收缩其涉金融业务。4月,海航集团副董事长李先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接下来海航还将陆续转让所持有的金融机构股权,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类牌照。”

  而据多个信源透露,国付宝今年以来持续寻找收购方,但该消息未得到国付宝及海航科技方面的正面回应。结合上述背景看,国付宝下一阶段的业务布局更显扑朔迷离。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